运动与健身带动运动潮鞋文化 – 开云网

运动与健身带动运动潮鞋文化 | 开云网

运动潮鞋文化的起源是什么呢?维诺格拉多夫认为,运动潮鞋的起源是风格时尚。运动潮鞋以运动鞋为基础,作为一种文化,起源于纽约,潮人穿匡威(Converse)或彪马(Puma)特定鞋款,都成为纽约街头时尚风景的一部分。“在日本,人们真正建立起运动潮鞋文化,从美国潮人那里汲取精髓,在亚洲将这一文化传扬开来。”

从消费者层次看,陈淑萍认为“千禧世代”是运动潮鞋消费主力,较千禧世代出生年份稍早的X世代和Y世代消费人群也不鲜见。陈淑萍认同维诺格拉多夫的看法:运动潮鞋消费是一种不折不扣的文化消费,不少消费者在钻研并熟知品牌历史、设计师生平、跨界动机、制作工序和特定科技元素等多层面知识后,才做出购买行为。

运动潮鞋与个性展示息息相关,因此在这股经济中,定制市场也迎来曙光。2002年,自创品牌SBTG的王卫国在网上卖出第一双自己设计的耐吉(Nike),开启他在本地运动潮鞋设计界的风光时代。SBTG吸引许多国际名人注意,潮流品牌也纷纷希望与王卫国合作。

潮流文化更新速度快,商品上新率高,国际商品和冲动消费为转卖平台或二手交易创造空间,无论直营还是转售市场,都一片蓬勃。

“千禧世代”是消费主力

预测运动潮鞋设计趋势时,王卫国说:“与时装设计师的合作为运动潮鞋带来新鲜表达,这对整个行业非常有益,因此将时尚和设计细节注入传统体育品牌可能是最好的嫁接。”

爱好者熟知每双鞋历史

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运动潮鞋销量1亿1898万双,远超2010年6135万双,增幅接近95%。

运动潮鞋成为许多人日常穿着首选,是因它舒适又实用。“近年来,人们越来越关注每双潮鞋的款式和其诞生的故事。”维诺格拉多夫说,“故事”加固了潮流的文化特性,比如迪奥与乔丹联名款Air Jordan 1 High,2017年就释出产品消息,从灵感到设计,从概念到功能都有话题,直到此刻仍未上市,但已吊足鞋迷胃口。外人或许不明白这种文化,鞋迷们早已耽溺其中。

除时装品牌与运动品牌的跨界合作,不少时装品牌,甚至奢华时装品牌也开始与运动潮鞋市场对接,发布自己的运动潮鞋。

运动潮鞋的升值潜能固然为一部分收藏者看重,因此有人买了鞋后收好从不穿,但洪雪丽视自己为一个真正的运动潮鞋爱好者,她乐于用鞋履搭配衣着。“只有一双鞋我不会穿,是Nike Air Max 1 ‘Paris’,这双鞋生产75双,仅50双投放市场,太稀有了,舍不得穿。”洪雪丽自豪地补充:“这也是真正的爱好者的一种自持——熟知每一双鞋的历史,而不只是觉得好看或为了和恋爱对象做情侣照搭配。”

明星、球星、意见领袖等亲自“上脚带货”,再加上社交媒体的攻势,使得运动潮鞋愈加成为潮流符号,成为彰显个人风格与态度的标志。

运动潮鞋源于纽约

这个盛事即将空降新加坡。本地将会在今年6月20日至21日,举办首届“东南亚运动潮鞋展会”(Sneaker Con Southeast Asia),融潮鞋市集、交易中心、正品评鉴、设计比赛、论坛讲座等活动,主办单位预期将吸引来自本区域内的三万名参与者。活动由运动休闲零售商JD Sports呈献,得到新加坡旅游局支持。

在王卫国看来,运动潮鞋原本就与许多亚文化相关,亚文化追随者普遍个性昭然、品位独特,也正因服务对象这一特点,他的SBTG始终维持另类调调,不刻意走大众化路线。“但每年我也会和一个运动潮鞋品牌合作,在全球发布一系列由工厂制造的商品。”

近年来盛行的运动和健身潮流,带动了运动潮鞋的流行。

至于为何能赢得潮流客的青睐,王卫国说:“一双鞋本身应具强大的叙事能力和文化彰显能力,比如有一眼就能看懂的标志图案或设计师清晰的DNA。很多情况下,顾客找我,是欣赏我的风格或观点,当然每件作品在制作前客户会提供简要说明,我也一直保持与客户沟通,毕竟我的工作是用我独创的视觉语言来表达客户诉求,不过最终成果总在我的创意概念范围内。”

与许多亚文化相关

JD Sports东南亚品牌与营销主管陈淑萍将运动潮鞋的走俏,归结于近年盛行的运动和健身潮流。她说:“运动成为人们生活方式中不可或缺的部分,诸如跑步、篮球、滑板、跳舞,运动鞋在运动场内外皆可穿戴;运动场外,运动鞋便以潮鞋之姿自成一格。当今众多创新技术为鞋履注入优异的功能性,为消费者带来时尚和舒适感,使运动潮鞋成为许多人必备的时尚配饰。”

“到底新加坡运动潮鞋群体有多大?看看新品上架时,在Footlocker、Limited Edition、Dover Street Market店外彻夜排队的人数就知道了。”洪雪丽说:“我记得2016年,当阿迪达斯(Adidas)和A Bathing Ape的联名款发售前夜,约有400个人在太平洋广场的阿迪达斯店外排队,但如今看看去F1维修大楼逛Culture Cartel的人山人海,你就知道本地运动潮鞋迷数量之大!”

陈淑萍说:“运动潮鞋销量一直很高,并且有持续走高的趋势。要知道运动潮鞋社群并不是一个小众群体,它极有包容性,男女老幼、各行各业的人组成运动潮鞋社群。”

新加坡的运动潮鞋文化在维诺格拉多夫看来尚且年轻,但置于东南亚的大范畴中,本地却有潜质将整个区域的鞋迷群体和商业契机聚拢在一起。“我认为东南亚民众在很多方面都遥遥领先,他们了解自己想要什么,也接受运动潮鞋社群的炒作元素,新加坡亦不例外。”

2015年因想要买齐耐吉Flyknit Racer的56个不同色款,而开始收集运动潮鞋的洪雪丽,目前拥有220双运动潮鞋,Flyknit Racer她集齐了53款色彩。洪雪丽自认比较克制,对于新品发售,她的预算不超过800元,转售市场上的限量旧款,她也给自己2000元的顶限。她的收藏中,目前市场喊价最高的一双是Nike Dunk SB Low Diamond Supply Co.“Tiffany”,已有买家愿出价2300美元(3180新元)。

运动潮鞋收藏者洪雪丽,就乐见时装品牌出运动潮鞋。“巴黎世家(Balenciaga)、古驰(Gucci)等时装品牌出的运动潮鞋多为亮眼的宣言单品(statement piece),在日常整体造型上,让人不用单纯依赖服装、手袋或手表制造亮点。”不过,她觉得与其在奢华运动潮牌上投资,不如花较少的钱买一些大众品牌,后者出的运动潮鞋其舒适度和科技含量是前者可能无法媲美的。

运动潮鞋买卖中,不是每个消费者都能抢得先机购买到新品,所以必然有转售市场,这其中就牵涉维诺格拉多夫提及的炒作元素。他说:“我支持转售,转售让潮鞋社群将喜好转变为一种工作。”

自成一格的潮鞋

这是全球运动潮鞋粉丝众所待望的超级盛事——运动潮鞋展会(Sneaker Con),这个2009年在纽约发起的运动潮鞋展销和交易盛会,自举办起至今,已吸引来自40多个国家和地区,超过100万人次共襄盛举。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googletag.display(\’dfp-ad-imu1\’); });

做过一番市场调查的维诺格拉多夫说,将运动潮鞋展会带至新加坡,源于一个策略性思考——他个人认为,东南亚是被低估的运动潮鞋市场之一,而新加坡应成为东南亚运动潮鞋文化枢纽,“东南亚运动潮鞋展会”的到来将会催化这一切的诞生。

“运动潮鞋展会”联合创办人艾伦·维诺格拉多夫(Alan Vinogradov)来自美国,2003年一次日本之旅中,原宿的街头风情和潮人足上风光,点燃他对运动潮鞋的热情,从买卖开始,他后来决定以大规模的展会来推广运动潮鞋文化。

“东南亚潮鞋展会”的合作伙伴JD Sports是出售包括运动潮鞋等运动单品在内的多品牌零售商,JD Sports于2016年进入东南亚市场,在本区域内开设21家店面,仅在新加坡就有四家。JD Sports见证运动潮鞋文化在东南亚的崛起。

展会将立足东南亚,推出来自越南和印度尼西亚的当地潮流品牌,同时邀请来自意大利、美国、英国的转售商和收藏家,以多元文化促成“品牌激活”。

究竟运动潮鞋有什么魅力?最新流行趋势是什么?运动潮鞋背后有怎样的文化溯源?新加坡能否成为东南亚运动潮鞋中心?“运动潮鞋展会”联合创办人、运动品牌经营者、运动潮鞋设计师、运动潮鞋收藏者,一起带我们走入运动潮鞋的妙趣世界。

一般印象,女士是高跟鞋的拥趸,运动潮鞋似是男士天下,洪雪丽说运动潮鞋群体中“女力”日益增强,各品牌意识到女性消费者对运动潮鞋的需求,不仅顾及女性尺码,也请Aleali May和Melody Ehsani等女设计师来设计女性专属运动潮鞋。

王卫国从16岁进入设计领域,至少卖出近一万双鞋。他说:“而且完全手绘订制款。定价在200至500美元(270至690新元)之间,当然有的特别款式可卖出上千元。销量方面,每月按定制项目性质不同,可卖出20至100双,这其中除手绘定制,也包括我们的原创设计。”

自创运动潮鞋品牌SBTG的王卫国认为,运动潮鞋与亚文化相关,亚文化追随者普遍个性昭然、品位独特。JD Sports东南亚品牌与营销主管陈淑萍说,运动潮鞋的消费是一种文化消费,不少消费者在熟知品牌历史、设计师生平、制作工序等后才购买。

东南亚市场被低估

“女力”日益增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