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片法案广撒币,中国车企:让子弹飞一会

面对汽车最核心、最关键,且近两年最紧缺的零部件——芯片,美国准备截胡。8月9日,美国签署了2022年芯片与科学法案,也是大家常说的芯片法案。在法案签署的前一天,包括通用、福特还有美国芯片制造商,还专门举行了闭门峰会,讨论汽车行业缺芯的问题。而芯片法案是一项非常少见,并且是针对单一产业的高额补贴的法案,拜登在华盛顿签署现场表示,此举能将美国在芯片制造的份额,从2%提高至10%。“美国发明了半导体,这项法案把它带回了家。”芯片已经成为军备竞赛的重要领域,多年来国内车用芯片也一直依靠进口。根据《上海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研究报告》,2019年国内半导体设备国产化率18.8%,国内集成电路设备国产化率仅为8%。眼下美国强势介入芯片行业,甚至有网友表示,如果美国一再强硬,中国大部分的电动车都会失去智能座舱芯片。有意思的是,法案推出后,芯片股却开始集体跳水,费城半导体指数最深跌超170点,具体到个股,英特尔、AMD以及英伟达等,均出现不同程度下跌。这份芯片法案究竟写了什么?对中国车企都有哪些影响?司马昭之心这项法案总体可以归结为两大政策,其一为了提振美国本土芯片投资行业,将分五次发放补贴,其二就是要求任何接受美方补贴的公司必须在美国本土制造芯片。该法案整体金额达2800亿美元,包括对芯片行业的补贴、对半导体和设备制造25%的投资税收抵免、以及对无线宽带科技的研发投入的扶持。其中包含了资助美国本土芯片制造及研发的527亿美元的补充款,这份补充款面向四个方向,分别成立了专属基金。390亿美元将用于半导体制造业的激励措施,20亿美元的美国芯片国防基金,5亿美元将由美国的芯片国际科技安全和创新基金把持,以及2亿美元的美国芯片劳动力和教育基金,旨在培养半导体行业人才。除了对美国芯片产业以及制造业的直接支持,法案也出台了多项措施加大对美国科学和工程领域的投入。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将建立一个技术、创新和伙伴关系理事会,专注半导体和先进计算、通信、能源以及量子信息技术,还包括生物技术等领域的发展。这份看似以政策扶持进行招商引资的立法,其中不少条款明确限制有关芯片企业在中国的活动。法案要求,接受了美国政府资金支持的芯片企业必须在美国本土制造,期限为10年。通过芯片法案获得美国财政援助的企业,禁止在特定国家扩大或建设新的制造能力。违反这一规定的企业,将有可能被要求全额退还补贴资金。因为这样会被认为是对美国本土半导体构成了威胁。此外,法案要求这些公司禁止在中国或者其他相关国家扩张芯片相关的研发,不过生产成熟制程半导体的设施以外。简单的说,先进制程的芯片成果将必须留在美国生产研发,相对成熟落后的芯片不在管制范围内。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对中国车企有什么影响?随着新四化浪潮的发展,车载芯片用量越来越高,尤其是自动驾驶以及智能座舱对算力的高要求,导致芯片算力越来越内卷。但目前中国芯片自给率非常低,距离2025年芯片自给率70%的目标,还有非常远的距离,一些高端芯片,更是几乎全部依赖进口。目前美国的芯片法案,催始芯片产业链发生畸变,比如设计和生产都要在美国。然而中国已经成为全世界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包括高通、台积电以及特斯拉、通用以及丰田在内的跨国车企巨头,不可能放弃这块蛋糕。所以短时间内,并不会有断供的风险。最终的结果可能就是:成本增加。目前智能车机系统包括诸多领域,比如通信系统、娱乐系统以及感知系统等,这些都离不开智能座舱SOC(System-on-a-Chip)芯片,SOC芯片类似智能手机的CPU,所以在手机芯片中的王者——高通,也顺其自然成为高端智能电动车的芯片供应商。目前最炙手可热的高通8155芯片,是很多车型的车规级芯片。比如极氪001、蔚来ET5、ET7、WEY摩卡、玛奇朵、拿铁、吉利星越L、领克09、广汽埃安LX PLUS、传祺影酷、荣威RX5 MAX、智己L7、小鹏P5、岚图梦想家、零跑C11、理想L9、威马W6等,均搭载了高通8155芯片。换句话说,无论是传统车企,还是新势力,很多都采用了高通车规级芯片。不少厂商还把高通8155芯片作为核心卖点,这就给消费者一种错觉,不用高通8155,新能源汽车就不够智能。其实早在近两年的缺芯浪潮中,中国车企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寻找国产替代的可能。比如上汽集团,今年1月底,上汽和上海微技术工业研究院开展战略合作,通过联合发起设立数10亿元规模的国产汽车芯片专项基金,明确了大算力芯片和MCU芯片的国产化策略。广汽集团高管也表示,与合资企业不同,中国企业在芯片供应链方面更加灵活,公司也已经有了国产替代的方案。除此之外,吉利集团和比亚迪也在不同程度在半导体领域布局。“看似是利好,其实是利空。”一位网友表示,这会限制国外巨头企业在亚太的发展,几乎是失去了中国这个强大的市场。当然,这也会加速国内半导体的发展。必须打好提前量此次芯片法案,更多是在战略上打压和遏制。虽然不至于断供,但也必须打好提前量,毕竟求人不如求己。其实自华为、中兴“断芯”以来,芯片国产替代的呼声已经越来越高,无论是芯片投资还是相关企业,也开始涌现出来。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芯片行业的平均销售额增长速度世界第一。仅去年上半年,中国芯片半导体行业投融资事件达到205起,总金额达2944.02亿元,远超2022年全年的1097.69亿元。今年上半年,在全球20家增长速度最快的芯片行业公司中,有19家都来自中国,这个数字相比去年的8家翻了一番。现在对于企业来说,最值钱的就是时间。芯片工厂从打桩、设备调试、软硬件安装再到芯片量产,最少需要两年的时间。而且车规级芯片需要进行严苛的测试和认证,这也需要时间。来源:平安证劵此外,新能源汽车对于芯片的用量逐年增加,这意味着对于目前缺芯的车企来说,不仅要支付更高的金钱成本,还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成本去消化这次危机。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是,国内企业也能设计出7纳米甚至5纳米的芯片,但很多国产芯片制造商没有能力生产。这使得很多芯片设计公司,都寄希望于台积电这种制造巨头身上,眼下总部位于台湾的台积电,正处于舆论风口,俨然成为必争之地。眼下造芯之路漫漫,必须打起12分的精神应对,毕竟只有兜里有粮,心才不慌。